当前位置:首页     交通艺苑
武汉
信息来源:交建公司    作者:何永利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14 10:49    点击率:
岁月悠悠,我去过很多城市。仔细想了想,和我发生联系最多的地方,除了脚下的土地,远方的故乡,就是武汉了。

想起武汉,脑海中首先闪现是杨世瑜老师,我的高中班主任。她是我们高中三年的政治老师。经过一段曲折的故事,青涩腼腆但内心躁动的我成了即将跨入高三毕业班的班长,而杨老师也成为我们这个刺头班的班主任,她身材娇小,但地道的武汉口音却高亢嘹亮,直击内心。她带着厚厚的眼镜,目光犀利,但又及其柔软,我曾亲眼见过她在面对我们这些似大非大,不知轻重的愣头青犯下错事时,眼中泛起的泪花,那情景让我久久难以释怀,还有就是当我们还算争气,即将跨入大学校门时,她嘴角露出的笑纹。很多年过去了,每当想起杨老师,脑中便会浮现她的无奈和笑容,耳边便会响起她喊我名字时,那浓浓的武汉口音……
再听到这熟悉的口音,就是我到武汉读研究生的时候了。我的第一位导师周治华先生是一位严谨的学者,他给我专业上的指导让我受益终身,可惜周先生已经过世多年了。我的第二位导师是方芳教授,她是位留苏博士,方老师温文尔雅,对学术却极有见地,我的学术论文就是在方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完成的。我至今记得在我的论文答辩会上,老师们犀利的目光,激烈争论和谆谆的鼓励,记得长江边上浓荫覆盖校园,巍峨高耸的主楼和教室里明亮的灯光……
因为求学的关系,我曾经多次往来武汉。我惊叹于大武汉的繁华和包容,每当列车驶过浩浩的江面,黄鹤楼的金顶和蛇山上的高塔必定会映入眼帘,滚滚长江烟波浩渺,船舸相连。印象中的武昌站永远人潮涌动,熙攘喧嚣。我曾在东湖边漫步,在归元寺祈福,也曾在汉正街购物,在小吃摊解馋。武汉三镇的嘈杂和烟火气一直萦绕在眼前,在鼻翼,在心中……
最近一次去武汉是乘的高铁,印象中遥远的距离已是近在咫尺。中国在发展,武汉在飞跑。武汉是久远的,也是现代的,武汉是高冷的,也是热烈的,武汉是刚强的,也是柔软的。最重要的,武汉是中国的,也是世界的,武汉是你的,也是我的,武汉人是我们的师长同窗,也是我们的兄弟姐妹,武汉病了,我们都痛,武汉好了,我们都笑……
在日本援助武汉物资的纸箱上印着鉴真大师的一句话: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。我们同在一片天空下,本就是一家人,在这段特殊的日子里,我们有祸同担,有难同当,武汉伢不孤单!
人心齐,泰山移。风雨过后,东湖水依旧会碧波荡漾,汉正街必定会熙熙攘攘,黄鹤楼下依然会烟雨莽苍苍,龟蛇锁大江。